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1年07月12日  

2011-07-12 19:00:49|  分类: 漂泊者杂记[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6月26日 - 丰子 - 丰子

 厨房的角落

 

有无名氏说:“凡病都可医,惟俗不可医;凡事皆可耐,惟俗不可耐。”然而很糟糕,我至今依旧是一介凡夫俗子,依旧不可医,依旧不可耐!

我的不读小说和我的戒烟,大约都在三十三岁之后。之前,说自己是一个小说迷和半个烟鬼,应该是没有水分的恭维了,因此还莫名其妙地有一点阿Q式的飘飘然起来。

缘起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曾经在江西鄱阳湖边的山沟里工作。从二十二岁到三十三岁,“把青春献给了伟大的祖国”。十一年“广阔天地的战斗生活”,条件很艰苦,工作很努力,內心很忠诚,套一句冯小刚的话:“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很端正”。

说起那山沟,并无官名,而是唤作0号沟 1号沟,依次以数码递进直到10号为止。单位也是数码代号,有时说话也用数码交流,偶而姓名也要数码代替。当然,你把它想象成现在的数码技术,那你就一定神过史蒂夫 乔布斯,牛过比尔 盖茨,不算俗人。

所谓山沟,只是在山腰里人工凿出一条蜿蜒小道,曲曲弯弯,或隐或现;颠颠簸簸,时高时低。看天巴掌大,瞧地脏乱差。当不如在山顶,可观云卷云舒;亦不如在山脚,可赏小桥流水。可不象夹皮沟,原始而奥秘无穷。更不象九寨沟,瑰丽又风景迷人。不过,在数码沟里,倒也可以春看花草争艳,百木葱茸,万象更新。夏听蚊蝇嗡嗡,蛙声呱呱,大放厥词。秋闻凉风潇潇,枯叶泣沥,悲鸣不已。冬观白雪压松,天地苍茫,人如蚁爬。

那时山沟里的业余生活,枯燥乏味到令人窒息。我不喜麻将打牌,也不喜跳舞串门,那麽“八小时以外”基本上是练傻,要麽欣赏墙角的蜘蛛怎麽样空降到破烂的桌角,要麽对著泛黄的帐顶祈祷明天不再落雨,要麽写几首酸不拉叽的烂诗自嗡自遣。“老三战”(《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是永远的娱乐。我对吃不是很讲究,只是在食堂里飘出红烧肉香味的时侯,才兴奋起来,不出半个时辰,从0号沟到10号沟全都知道,那是过节啦!

很多时候,你无法与命运讨价还价。但是生命终不能与荒凉的山沟一道乏味,灵魂且不可被呼啸的野风一同埋葬!

於是我读起了小说,抽烟似乎也理由充足地跟著来了。

饭后,坐在临窗一桌两屉的“书桌”前,无名指与中指夹著发霉的“大前門”,点着了慢慢吸一口,让腥辣的烟充满口腔,再轻轻地从鼻腔里溜出来,眼神晃忽地看一眼烟雾袅袅地逝去,百无聊赖。再一口,再再一口,直至烟火熏黄了指甲,尼古丁麻木了孤寂的灵魂。

在乌烟瘴气之中,食指与母指配合默契,翻著小说,纸张发出松快清脆的响声,字句都争先恐后地跳到我的眼前,似乎想尽量讨好它的主人,让我或我的心灵有一点点感觉到慰藉和快感,间或可以作为逃避现实的口实。

读小说真的是可以医治孤寂的!虽然读它的人,有时被高雅,有时被庸俗,有时被激动,有时被愚弄,有时还被小说,但它却如置身于无边无际的荒原里,突然发现一池水塘一样,使人兴奋乃至狂疯!

到了八十年代中期,不记得怎麽一来,突然地我就厌恶起小说来,大半就为著这“真实”添堵,小说家们不顾一切地晒残酷,晒怨恨,晒伤痕,晒真实。“与其詛咒黑暗,不如点亮一盏灯!”(柴静)

也正是这班小说家们,以前拿东边的一滴水,铺成了西边的一场雨,用北方的一个屁,点染出南方的一阵风。

历史似乎比“小说”更精彩!生活往往比“小说”更丰富!现实社会才是一部长长篇小说!现实社会才是我的人生导师,我天天在她那里补习!

从此,我戒了小说,连同烟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