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4年11月30日  

2014-11-30 02:44:06|  分类: 灯下随感录[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11月29日 - 豐叟 - 豐叟
图片选自网络
 
 
 
《忧郁》
 
 
 
 
叮叮咚咚的钢琴曲正在折磨著某个音乐家的《黄河》。
 
 
我坐在‘工作室’的转椅上发呆时,通常有忧郁与快乐在我的魂灵里头发生一场争斗。从快乐开始,又往往以被忧郁征服而告终。恰好跟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的《十四行诗》相反:‘我的忧郁在前面,快乐在后头。’
 
 
有时,许多人围著聊天说笑,我虽不乏言谈,心却是死了的,连一点点欢愉的温度都没有。仿佛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不易觉察的声音在对著我说:‘你是孤独的’!不过,我却享受著孤独带来的忧郁。
 
 
有时,心里边很喜悦,有许多成熟的思考在面前蹦蹦跳跳。电脑键盘静静地躺在那里,在等待我的触摸和弹奏。而我颤抖的手指却躲躲闪闪犹豫不决地悬在它们的上空无所作为。不仅有撕心裂肺的忧郁,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恐惧。
 
 
有时,看天,是清冷清冷的,的蓝,空空洞洞。望海,是死寂死寂的,的蓝,浑浑沌沌。然而,我却喜欢这蓝!喜欢它几乎不含有红的痕迹的本色!喜欢它的清冷!喜欢它的死寂!它不会空洞,亦不浑沌!它是那么神秘莫测!
 
 
有时,忧郁——又干又冷,像乡下又黑又瘦的冻土。它又像一个幽灵,徘徊在苦涩的空气中——对某种文化具有哲学式的偏爱,却对普遍赞誉的美丽有著固执的沮丧。它更像天才的特权——有使人仰视的才智和想象力,也有遭人鄙视的愚钝和专注。我不记得几时也感染上了它。
 
 
我大约是一名职业忧郁家,业余才收藏一些快乐。
 
 
 


 

 

                                                                豐叟                      记於悉尼寓中             30.11.2014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