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4年04月06日  

2014-04-06 13:39:25|  分类: 门外谈艺录[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3月17日 - 豐子 - 豐子
 
 
 
 

 《读诗》

 

 

懒得写字的时候,便常常守著一盏昏黄的燈,蜗在沙发里读诗。

 

记得年少时不仅读诗,还喜欢写。那时,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忒牛的诗人。

 

我的‘ 高中’正是文革中期,学堂里有许多‘马列学习班’‘先进个人报告会’‘班干部夏令营’之类的会议。只要碰到开会,我们三四个同好便‘臭味相投’有机会躲在角落头里传纸条用五言七律唱和‘斗诗’,经常因词句好顽而偷笑得前仰后合,搞得其他同学莫名其妙。三位同学的名字叫卫國 建國 國强,加上我一个,私下里好像就是一个‘三國四方’诗社。

 

毕业鸟散后我去了工厂。因为读过几本王雲五版印的诗集,就自我感觉诗学大进,诗肠大宽,诗眼大展,仿佛可以‘七步成诗’了。什么七言绝句 什么楼梯诗 什么藏头诗 什么回文诗,········ 在车间的黑板报上厂刊上的《青春园地》《革命园地》········里七倒八歪地种过不少,烂的就更多了。

 

作诗不仅要有兴趣,还须有激情,才能燃烧成歌韵。我仅有的那点诗情却死在了那个久远的蹉跎岁月,而现在觉得自己早就过了写诗的‘合法’年龄了。

 

读诗则不须要激情的,原本就想让脑子散步似的风雅一下,偶遇一二佳句,还可以陶醉不已,就蒜是暂时的,偶尔的,也常常让我快乐。

 

我看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除了四大发明,真正能够拿出来炫耀於世的就是古诗词了。如果你有机会戴著白手套,一片一片展开传世的竹简,一本一本弹去落满尘埃泛黄的线装古籍,一页一页掀起蝉翼般的宣纸,一字一字溯本求源低咏浅吟那些隽丽的诗句,你便是真正触摸过了中国人的灵魂,和中国人的浪漫,和中国人的朦胧,和中国人的梦幻,和中国人的悲情,和中国人的无奈,和中国人的呻吟········。其中的感觉真是‘可与知者道,难同俗人言’。

 

何谓诗?‘因物动心,心动生情,情发为言,言之成声为诗’《懷麓堂诗话》(李東陽1447-1515)也。中国诗的规矩是拘守平仄对偶韻律字数句数,中国诗还讲究吟咏声调的轻重清浊长短高下缓急节奏。中国诗以顿挫起伏变化莫测开和呼唤悠扬委曲音韻铿锵为佳,中国诗又以‘触事感物,寓情讬兴,时出新意,不为陈言俗调所汩’《瓜泾集序》(李東陽)为自负。一位传世的中国诗的作者大概都具有交响乐指挥家的风范: 什么时候让小提琴徘徊九转,什么时候叫小号独叙锺情,什么时候请萨克斯管轻柔絮语,什么时候宣打击乐器浩浩荡荡,均在指挥棒的一点一拨之中挥就,言随意遣,浑然天成。

 

就中国诗而言,除李杜韩柳 欧苏黄陈等等等等诗坛大家之外,我比较佩服五柳先生的素淡潇散,独步天下之旨趣。而不暮深远,但求浅近,如珍珠落银盘,清泉流溪涧,始不见其妙,后探得奇趣者,惟杨诚斋莫属!

 

我并不讨厌现代诗。

 

然而,一些文艺青年的大作,通卷呻吟,有中文系秀才的‘头巾气’;过于矫情的哀婉,有闺阁的‘脂粉气’;宣泄不著边际的苦涩,有孤男寡女的‘酸馅气’。此谓‘三俗’!

 

读刘半农 徐志摩 方文山的作品,犹如晚餐后的一道提拉米苏,朗姆酒 鲜奶油 咖啡 鸡蛋的混合,香甜柔腻揉合在一起却又不互相冲突,那股奢靡与陶醉便会肆意地在全身的每一处洋溢!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