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5年12月13日  

2015-12-13 03:42:06|  分类: 漂泊者杂记[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1月27日 - 豐叟 - 豐叟
《异域一瞥》
 
 
 
 
2    巴黎
 
——左岸
 

 

 

整个巴黎几乎保留了中世纪以来的所有文化印记:大概有十万座波尔多斯(Bordeaux)粘质石灰岩砌筑起来的庄重秀丽雕琢精美的古老建筑,迷宫般的街道布局;风景宜人的塞纳河畔莎士比亚书店依旧是文青们眷恋的圣地;具有象征浪漫之都的艾菲尔铁塔闪烁的灯光在紫色的明净的夜空里犹如璀璨的明星;宏伟的卢浮宫画廊里永远簇拥著充满敬仰的朝圣者;在欣赏了凯旋门外墙上华丽的浮雕之后,登级到顶层去俯瞰香榭丽舍大街上时尚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曾经是弗朗索瓦一世皇家行宫的枫丹白露王宫里,不仅可以看到米开朗基罗的学生的优美壁画,还可以看到拿破仑荒唐奢华之极的私生活;···。在巴黎,在这个公元200年前建立起来的‘河上船坞’,随处都呈现出无限精神自由的创造力和蒙娜丽莎式的微笑,而浪漫情怀和艺术气息是巴黎社会生活的灵魂。

 

巴黎是一座巨大的文化艺术博物馆,而左岸则应该是这座博物馆里的珍宝馆了,遍布左岸不可胜记的咖啡馆则又是珍宝馆里一颗一颗璀璨闪耀的珠宝。别人怎么看我不晓得,至少我很以为如是。

 

 我信步走在左岸的小街里好奇的张望。清凉的秋风在橙色的日光中轻柔拂面,充满神秘的感觉。

 

从波拿帕街36号朝南走过几扇门就是42号,《存在与虚无》的作者萨特(Jean-paul Sartre 1905-1980,1964 以《Nausea》获诺贝尔文学奖)曾经陪著守寡的母亲住了二十年。街口是建於1163年的圣·杰尔蒙德培教堂,全巴黎最古老钟楼上的晚钟曾经唤醒过无数文艺青年的智慧与灵感,而他们又用自由平等博爱从这里创造并安抚了左岸 巴黎 法国 乃至全世界无数人的心灵。

 

今天,当我们坐在教堂对过的双叟咖啡馆或者花神咖啡馆里,静静地欣赏圣·杰尔蒙大道上的街景时,依然可以感觉到先贤们与我们擦肩而过的灵魂环绕在身边。

 

波拿帕街36号朝塞纳河方向走,百步之内(14号)就是世界四大美术学院之一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院子里摆满了大师们的雕塑和油画,让人肃然起敬。中国画家徐悲鸿 林风岷 颜文梁 潘玉良 曾经在这里寻找自己的艺术梦想。

 

再往前的5号,是惊世骇俗的《草地上的午餐》的作者马奈(Edouard Manet 1832-1883)居住过房子。邻近的小街里还居住过《社会主义下人的灵魂》的作者威尔德(Oscar Wilde 1854-1900),文学巨匠巴尔扎克(Honore de Balzac 1799-1850),大文豪伏尔泰(Voltaire 1694-1778);画家毕加索(Poblo Ruiz Picasso 1881-1973)在塞纳街57号与人合租的画室里创作了他蓝色时期的大部分作品,小说家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 1899-1961, 1954年《老人与海》获诺贝尔文学奖)在被称为‘女仆宿舍’的‘蜂巢’(公寓顶层的阁楼间)里构思他的文稿,山蒙·波伏娃(Simone Beauvoir 1908-1986)伏在花神咖啡馆二楼的小桌上完成了她的哲学散文《第二性》,加缪(Albert Camus 1913-1960, 1957年《鼠疫》获诺贝尔文学奖)在圆顶咖啡馆请朋友庆贺他获文学奖,··· 还有野兽派泰斗马蒂斯 超现实主义画家夏加尔 抽象主义画家康定斯基 短篇小说家莫泊桑,··· 还有大名鼎鼎的雨果 左拉 福楼拜 乔治·桑 罗曼·罗兰 新小说派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 大批举世瞩目的文学家艺术家都曾在这里创作生活。

 

我们既可以在 先贤祠观赏永不停顿的傅科摆 ,与伏尔泰诙谐地对待死亡从他的灵柩中伸出的一束鲜花会心一笑;也可以在卢森堡公园旁边的花街27号公寓下仰望街边打开的窗户,仿佛仍旧可以听到格特鲁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 1874-1946 作家 收藏家)在她的客厅里举办的艺术沙龙与毕加索 马蒂斯 德兰 格雷斯 海明威一帮大孩子吵吵闹闹各抒己见的聚会;还可以在街头巷尾的旧书摊上大海里捞‘珍’,寻找一份内心的激动。

 

我痴痴地望著咖啡馆窗外蔚蓝的广阔的天空发呆。它有多老?一千年?一万年?千万年?不,它万世不老!我们只是空气中一闪而过的一道划痕。我寂寥的灵魂已不能再在这逐渐枯槁的体魄内闲居终日无所事事。

 

歇许,在这里没有华丽的吊灯,没有帘幕垂地的窗楹,没有炫目的骨瓷餐具,更没有奢华的美味佳肴,她有得只是一杯简单而纯粹 苦涩而浓烈的Espresso,从而滋养出一个纷繁极致的世界!

 

左岸,简洁得就像一枚逻辑哲学的符号。

 

 

 

豐叟                         13-12-2015               记於             悉尼寓中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