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5年06月28日  

2015-06-28 12:10:11|  分类: 剪刀浆糊集【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6月27日 - 豐叟 - 豐叟

《 飞蛾之死》



白日里活动的飞蛾严格说来不该叫飞蛾;它们不同于眠于窗帘暗影处那些普通的黄色飞

蛾,总能激起类似幽暗的秋夜和常春藤的芬芳带来的那种快意。它们是些杂交的种类,

既不像蝴蝶那般色彩斑斓,也不像它们的同类那样色调灰暗。不过,眼前的这只蛾子,

狭窄的干草色的翅膀周边还带有同样色彩的流苏,看上去倒也乐天知命。这是九月中旬

的一个舒适的早晨,温暖宜人,但却比夏日里更添了几分凉意。窗户对面,农夫已经开

始翻耕土地,犁铧穿过之处,压平的土壤在阳光下湿漉漉地发出微光。盎然生机从农田

和更远处开阔的丘陵地带滚滚而来,此时真难再使双眼紧落在书本之上。白嘴鸦们又开

始了它们每年一度的节日庆典。它们盘旋在树梢之上,像一张布满数千个黑点的大网被

抛向高空,旋即又慢慢地落在树上,这时候每一个枝头都好像打了一个结。顷刻之间,

这张大网再一次被抛向苍穹,这一次张得更大,发出震耳欲聋的喧嚣和欢腾声,好像被

抛向高空又缓缓地落在树梢之上是一种极度兴奋的体验。

 
  这同样的勃勃生机,激励着白嘴鸦,农夫,耕马,甚至是远处那片贫瘠的丘陵,也

激励这只飞蛾翩翩起舞,在他的这块窗玻璃格的四角之间来回穿行。这时就由不得不去

看他,也确实会对他产生古怪的怜悯之情。那天早晨的乐趣如此丰富多彩,可在生命的

诸多形式中,只拥有一只飞蛾那样短暂的生命,而且是一只白日里的飞蛾,这命运也太

悲惨了。而他居然也兴致勃勃地尽情享受自己那份小小的乐趣,这不由得不让人同情。

他有力地飞向窗玻璃格的一角,停了片刻,又飞向另一角。除了飞向第三个和第四个角,

他还能做什么呢?那是他所能做的一切,尽管有广袤的丘陵,有浩瀚的蓝天,有飘向远

方的炊烟,有不时地从大海里传来的令人遐想的轮船的汽笛声。他能做的他都做了。看

着他,就好像天地间那巨大的能量被变成一根细丝,纤细而又纯净,掷进他那柔弱渺小

的身体。就在他不停地在玻璃窗格的四角之间飞舞,我设想着有一束生命之光变得可见

了。他渺小,或者算不得什么,但却是生命。

 
  然而,正因为他弱小,以如此简单的形式呈现的能量,从那敞开的窗户涌进来,进

入我的和芸芸众生那纷繁曲折的大脑神经,故而,他就越发有些既可怜又神奇了。就好

像有人手捧一粒小小的纯净的生命之珠,用细绒和羽毛将它装点,命它翩翩起舞,蜿蜒

而行,以向我们显示生命的真谛。如此的演示,就更使人难解生命之奥妙。看着它弓着

背,突着腹,身披羽翼,行动笨拙,飞舞时小心谨慎,仪态端庄,关于生命的一切的一

切都被我们置于脑后了。我不禁想到,倘使他并非生来就是只蛾子,生命的形式又会是

怎样的呢?这再一次让人带着恻隐之心去观看他那简朴的行动。


  飞舞片刻之后,显然是疲惫了,他飞落在阳光下的窗台上。这样的奇观结束了,我

把关于他的事情丢到了一边。后来,偶一抬头,他又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在力图继续他

的舞蹈,但是好像身子太过僵硬,或是太过笨拙,他只能在窗玻璃的底部扑打着翅膀。

当他试着飞起来时,他失败了。因为心里想着其他的事,我并没有在意地看着他一次次

地失败,潜意识中还在等着他再一次飞起来,就如人们等着一架暂时停止工作的机器再

次运转,我并没有考虑他失败的原因。大概在第七次尝试之后,他从玻璃窗的木框上滑

了下来, 摔倒了,扑腾着翅膀,仰面躺在窗台上。他的无助惊醒了我。我突然意识到

他遇到了麻烦。他再也飞不起来了。他的腿徒劳地挣扎着。就在我伸出铅笔,试图去帮

助他翻过身来时,我意识到,他的失败和笨拙是死亡的预兆。我又一次放下了铅笔。


  他的腿做了再一次的挣扎。我似乎在寻找他与之斗争的敌人。我朝门外望去。那里

发生了什么呢?显然已经到了中午时分,田里的农活已经停了下来,先前的喧嚣声被静

止与无声所取代。白嘴鸦们已经飞到小溪边觅食。耕马静静地站立着。然而那股力仍然

在外面聚集着,冷漠而又无情,不在意任何特别的事物。不知为什么,它居然与这只干

草色的蛾子作对。什么样的努力都无济于事了,只能眼看着那细小的腿做出巨大的努力

与即将到来的厄运抗争。而这厄运如果愿意,可以吞没整个城池;不仅是一座城池,也

可以是无数的芸芸众生。我知道,在死神面前,一切都无能为力。不过,一阵疲惫过后,

飞蛾的腿在空中再一次地挣扎。这最后一次抗争极为壮观,极为疯狂,他终于成功地使

自己翻过身来。人的同情心自然全倒向了生命这一边了。再者,尽管没有人会在乎,也

没有人知道,这只微不足道的小飞蛾,与这般巨大的能量做殊死的抗争,以保全除自己

以外谁也不会珍惜和看重的东西所做出的非凡的努力,着实叫人感动。不知怎的,人们

又一次看到了生命,一粒纯净的生命之珠。我再次举起铅笔,尽管我知道这样做是徒劳

的。即使我这么做了,死神还是毫不含糊地降临了。他的身体松软下来,又立即变得僵

硬。这场抗争收场了。这个卑微的小蛾子现在经历了死亡。我看着他,那股无比强大的

力征服了这个无比卑微的对手所获得的意外的胜利,让我惊异。就像几分钟前生命如此

奇特一样,眼下死亡也一样奇特。翻过身来的蛾子体面安详,毫无怨言地躺在那。哦,

是啊,他似乎在说,死亡比我强大。

[英]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Woolf  1882-1941)  刘须明译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