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6年1月10日  

2016-01-10 03:49:55|  分类: 灯下随感录[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月10日 - 豐叟 - 豐叟

 

 

 

 

《‘作’家》

 

 

 

我常无端地发些感慨。

 

似乎生命总存著一眼希望,给文化沙漠里走来走去的孤独者在口干舌燥之际一点排遣寂寞的鉴赏,或许可以勾起一丝兴奋的联想,让同行者忘记掉前途的迷茫。

 

我晓得我没有什么‘亭子间文人’的气味。我从不须要推敲投稿策略 敷衍故事情节 取巧读者口味。我不会为了吃饱饭,以精神和身体的不自由为代价,去做‘喜鹊’或者‘乌鸦’的聒噪。我既不配做所谓的‘游侠’,也不可能成为争辩不休的‘儒学’家 ‘道学’家。

 

流行艺术让我避之不及。公式化 图解式的‘创造’为我所厌恶。我也不是什么什么主义的跟屁虫。我不负责烹制‘鸡汤’来讨好所谓的‘正能量’取悦大众。

 

我深信人们情愿去研究达利画作中读不懂的机关暗号,也不会有兴趣领悟我文字背后的弦外之音。

 

我意识到就算一代文学巨匠思想伟人鲁迅先生,也挣扎不过当今中国低俗文化的矮檐。在杂草蔓延为主义的世界里,到处是花朵的尸体。

 

我知晓愚昧会将先知送上十字架,然后,然后历史又会将愚昧送进地狱。

 

我的信条是:‘人生在世,还不时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林语堂)

 

哦!还好,我是一个名不经传的‘作’——家。

 

 

成固可喜,败亦欣然!

 

 

 

 

豐叟                                      10-01-2016                  记於悉尼寓中东墙灯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