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6年03月07日  

2016-03-07 09:25:32|  分类: 漂泊者杂记[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3月07日 - 豐叟 - 豐叟

 《風論》

 

 

 

 

上海的二月,讲起来应该是早春了,但依旧寒冷异常。

 

母亲去世的那一个礼拜,凛冽的朔风蹲在母亲卧室的窗欞下呜呜咽咽的凄泣。象一把老胡琴拉出来的悲怆的调子。

 

天暗下来了,月光静静的斜铺在阳台一角,母亲生前栽著几盆鲜花的脸色忽然变得金属似的青白,肃立在夜色里。寒风从窗缝里吹进来。母亲灵台前的烛光和香烟委婉缭绕,只管悠悠忽忽地消失在黑暗里面去了,仿佛是伊渐行渐远的身影。

 

那一帧侧著身,别过脸来微笑著的母亲的遗像,让我联想到我小时写字的间隙,偶尔抬头望见伊赞许鼓励的一笑;又像是大暴雨后,伊背著孙女从学校趟过没膝的酱油色的胺水回到家中时那灿然一笑;又似乎在悉尼皇家植物园里,伊坐在碧绿的草地上那满足的一笑;又好像伊在给我们讲故事时那脸上不时浮现出的慈祥的一笑;···

 

梅德永记人千古 珍情难忘鹤一声 葉归极乐。我用母亲的姓名写了一副对联,悬挂在伊的灵堂,也挂在我的心中。

 

人这一生,就像一阵风刮过。刚才还好好的在眼前打转起舞,眨眼之间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风,寂寥而虚空地徘徊在我们身旁,为死神所追赶,偶尔尖叫,偶尔欢笑,偶尔饮泣,偶尔呼号,···,无处可停留。

 

就这样,一代人就过去了。

 

风,带走了所有的牵挂,却留下来无尽的思念···

 

 

风,兴波涛之势,依林木为声。愿伊吹开二月的花。

 

 

 

 

 

07-03-2016                                    豐叟记於悉尼寓中。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