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6年07月06日  

2016-07-06 13:08:18|  分类: 灯下随感录[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7月06日 - 豐叟 - 豐叟

 

 

《凡夫》

 

 

跟倒回去五十年之前少年的我比较,现在的我是一个极无趣味的男人。虽然我天天做著无趣味的梦去寻有趣味的人生,但至今仍不晓得这有趣味的人生的下落。终于我不明白是我一向无趣味,还是人生本就没有什么趣味。

 

我自己知道,我文没有手段才智去独裁社稷的胆魄;武缺乏争战疆场保卫家国的功夫。

 

我不喜欢读《四书》《五经》,我不乐意写‘成功’学速成教义,我不懂讲备忘录式的绵绵情话,我不会唱F4的《流星雨》英文版的《女人花》。

 

我厌烦被‘钱’意识占领的毫无耐心的社会,鄙视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人的主人的‘人杰’‘领袖’,不满孔夫子把生活艰难的责任统统推卸给女子与小人,光火将正义公道划分为要么是SH主义要么是ZB主义的‘哲学思想’。

 

我固执己见:僵尸版的思维模式,高效率的‘声’控程序,唯命是从,不通人情,遏制自由想象力,是机器人统治世界的特征。我坚信不疑:絮叨是最低级的聪明,而沉默是最高级的痴愚。我愚不可及:翻遍《史记》《康熙字典》,也找不到‘自古以来’这个词到底是何年何月的注解。我哑然自笑:除了吃饭睡觉我也会死掉!死后也会变成鬼,一只思想自由的鬼,一只多愁善感的鬼。运道好的话,我还转世回来。

 

我发见我既没有李白杜甫的飘逸和沉郁,亦尽失苏子瞻陶渊明的豪放和洒脱。最糟糕的是我再怎么努力,也学不会胡适之的高谈阔论,鲁迅的尖刻犀利,龚自珍的狂放不羁,钱钟书的温文尔雅。我等于是一件极无趣味的废物。

 

我在寂寥里枯坐。···

 

我重视生活中无关紧要的细节,吃带谷物粒粗糙的面包,享受家庭式的客栈,经常让自己的心访问自己的头脑,对视而坐,把盏言欢。我坚持‘慎以修身,和以养体’的个人品味,收集维多利亚时代的小众艺术品,着迷于画布上笔触留下的质感,在中央火车站的长廊里买下半打音乐学院学生的钢琴曲,自己动手修复《The English Duden》被翻烂的书皮,在书店的角落耐心查找Rosa Montero的任何一部作品,三番五次地阅读Vladimir Nabokov的受访谈话,羡慕刘禹锡的陋室,欣赏暗夜里的星光。

 

我向往简约的人生。一束枯草埋坯土,万卷思心付朔风。夫复何求?

 

 

 

 

 


豐叟                                                                   06-07-2016   记於 悉尼寓中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