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豐叟

聪明人既读书,亦读生活。————林语堂

 
 
 

日志

 
 

2016年09月07日  

2016-09-07 11:30:11|  分类: 剪刀浆糊集【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9月07日 - 豐叟 - 豐叟
 图片选自网络



《酷刑》


佐藤敏弘(日)            赵晖/译



我在某个小国的监狱里担任看守。由于我们这个国家把“人权”这类玩意儿根本不当成一回事,所以,为了消磨时间,看守们对囚犯动用酷刑是常有的事。

不过,说是酷刑,但那些充满血腥气息的用刑方式是被严禁的,因此,我们采用的手法相当温婉雅致。比如说,挖坑 填坑什么的。这种劳动虽然简单,但干起来却相当吃力。首先,我们把囚犯们带到运动场的某个角落,上午,让他们不停地挖坑;然后,下午,再让他们把坑填上。就这样。

当然,无论是挖坑还是填坑,都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一个劲儿重复这种毫无意义的劳动,没完没了地重复著。一天又一天地反复做著同样的事,不能休息;一天又一天地重复著毫无意义的劳动,根本不会有任何回报。挖坑,再把它填上,仅此而已。

几乎所有囚犯不出三个月都会因此发疯。模式基本上都是固定的:这些囚犯精神一开始失常后,就会过来哭著哀求看守说:“不管多么艰苦的活儿都行,请让我们干一些挖坑以外的活儿吧!”或者说:“修路也行,挖下水道也行,挖墓穴也行,什么都可以,请让我们挖一些有意义的坑吧!”可是,当他们知道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时,就会一边干活一边发疯似的又哭又笑。人一旦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基本上就差不多快完了。是啊,想一想这也难怪,作为一个人来讲,无论怎样傻 怎样蠢,也都没法儿做到接连几个月埋头于一项毫无意义的劳动而无动于衷吧。

然而,我刚刚这样一感叹,就遇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囚犯,听说他是一个在旅行途中不小心被捉来的外国人,偏偏他对这项酷刑完全无动于衷。就这样,都过去半年了,他依然不慌不忙地每天继续著这项劳动,弄得一直跟著他的我反倒要发疯了。我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就调查了一下他的来历。最后终于打听到他似乎是位于亚洲一隅的 名叫什么“日本”的一个渺小的国家的一员精英,是一个高级官僚。

“日本”啊,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 该短篇小说选自《译林》2016年第4期




豐叟                      07-09-2016              记於上海卢湾区老宅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